最新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互联网+ > 互联网

张洁雯为研究生论文犯愁 坦言从政最怕领导让讲(2)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5日 10:48:08   来源:网络整理

张洁雯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获得冠军,北京奥运会后她被任命为广州市羽毛球管理中心副主任,其实当时她还未正式退役。每个运动员在退役之前都面临着在岔路上选择以后的方向,但张洁雯说,她面临的抉择很简单,“要么来这里上班,要么跟我老公回马来西亚。”

张洁雯在2009年全运会后正式退役,2010年初便与钟腾福完婚。“我们早就说好了,因为我是独女,练羽毛球离开家20多年,从小到大都没有侍奉过父母,所以除非是我老公被留在大马国家队当教练,否则就是他来广州,毕竟他兄弟姐妹多。”不用纠结,张洁雯就选好了退役后的路。

但实际上,张洁雯当时并不只有两条路可走,临近退役时,新加坡以及一些欧洲的国家队都曾找过她,邀请她到国外执教。“我有考虑过,去马来西亚的话还可以说是为我老公,去其它国家却没什么特殊理由,如果只是为了高薪而放弃广州放弃家庭,那实在说不过去。”

运动员都经历过与普通人不一样的童年,至退役之时又基本接近而立之年,所以大多在做退役后转型的选择时,都在为童年做补偿。像张洁雯一样为家庭回到家乡的是最普遍的一种,“所以我很感谢我老公,他也是当运动员的,他很明白我这种想法,最后牺牲自己成全我的愿望。”

奥运冠军是退役运动员当中最幸运的一群,像张洁雯一样,他们大多未正式退役就被地方部门安排了工作和职位,“这是照顾我们,也是希望我们发挥所长,毕竟在体育系统内工作,我们有专业知识,不像纯粹干行政工作的那么容易被忽悠。”

但企事业单位编制有限,同样有不那么幸运的,运动员生涯成绩平平,退役后未能被安排合适的工作,这类运动员则通常选择读书来“补偿童年”。“如果你问我运动员退役后最想干什么,说实话,运动员最想要的是自由。”说到补偿童年,张洁雯突然感慨道,“你想想我们从几岁就开始过被圈养的生活,在运动队规矩很多,我们没当过学生,不知道什么是假期。所以也会有一些运动员,退役之后会什么都不干,先到处去玩,过两年那种每天睡到自然醒的生活,很自由很享受。”

所以张洁雯能理解前队友黄穗的出走,“在国家队时,她就是特别不安分的那种队员,每次队里罚跑步,一定有她的份。”黄穗在退役后获得省羽毛球管理中心副主任的职位安排,但她很快便嫁给了富商,以投资移民的方式落户澳大利亚。

大作业 副主任的“工程”

从2008奥运后获得中心副主任的职位,到2009年正式上任,张洁雯没有接受过任何关于工作的培训,“打完全运会后一个多月就来上班了,那时候什么都不懂。”新官上任时,张洁雯主管的还不是她最擅长的运动队业务,上任后第一单“大工程”,是着着实实的一单工程,“当时让我主管场地,临近亚运会,我们中心的训练馆要搞亚运改造工程。”

张洁雯在那片13.4米×6.1米的羽毛球场上跑了二十多年,但一点都不知道,这些场地是怎样铺出来的。“都是些很专业的技术问题,时间也很紧张,我头都大了。”张洁雯说她幸运的地方在于“平常没怎么得罪人”,紧急关头,在许多同事的帮忙下,场地终于如期交货。“看着场地从什么都没有,到被划得方方正正规规矩矩,铺上地毯拉上网,我就觉得真漂亮啊!就好像我自己,从什么都不懂,到折腾出这样一件成品,所以每当有朋友来的时候,我就会跟他们说:‘你们看,这个场是我搞出来的!’特别自豪。”

由于熟悉运动队体系,与国家队的人际关系也保持良好,张洁雯在一年前开始主管运动队,承担着很多上下沟通的工作。她时常也要像教练员一样,跟小队员们做思想沟通,“我是打双打出来的,这个项目本身就很注重沟通,当双打教练更需要沟通艺术,如何平衡两个球员,怎样说才能让两个人心里都舒服。”多年的运动员生涯让张洁雯感慨这里头都是学问。

目前,张洁雯正在广州体院修读体育教育学的在职研究生,还有不到一年便要开始写论文,而她心里一直埋着一颗论文种子,“我很想写一个题目,讲教练员对运动员一生的影响。这是我自身体会很深的一个东西,中国运动员很特殊,我们很小就离开父母,我8岁就到体院去了,面对教练员的时间比面对父母多得多,所以教练员对运动员的影响是绝对超越父母的,这个影响不只是运动生涯,还会是一生。好的教练员教出来的队员不一定能成为世界冠军,但他也能很成功。”不过,让张洁雯发愁的是,研究生论文并不是写训练日记,她满腔切身体会,但找不到太多资料和数据去支撑这个论文题目,“所以实在不行,我就写《中国羽毛球女双的打法》。”

多角色 “张主任”还是“阿雯”?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