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互联网+ > 互联网

张洁雯为研究生论文犯愁 坦言从政最怕领导让讲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5日 10:48:08   来源:网络整理

有媒体统计,截止到伦敦奥运会前,我国共诞生了196名奥运冠军,其中131名已退役。而退役奥运冠军中,从政人数占了44.3%。

早上8点30分,张洁雯按时回到单位———广州市羽毛球(微博)管理中心,办公室是独立的一个房间,不过,坐在中心副主任那个位置上,张洁雯一身休闲装,上身T恤,下身运动裤,头发随意地盘起来,热了顺手把裤脚一卷———除了因为生过孩子而微胖的身形,外表跟退役前没有不同。

这天下午,中心要召开一个关于“市长杯”羽毛球赛的新闻发布会。同是运动员出身的广州市体育局分管羽毛球项目的副局长关渭贞端坐在主席台上,施淡妆、西装笔挺。作为中心骨干,张洁雯亦到场,坐在台下的第一排参与会议,还是那一身休闲装。

虽说是一个单位,但广州市羽毛球管理中心实际上只有十几号人,中心举办一切活动,包括会议、比赛,势必全体人员出动“撑场面”。张洁雯也以为她只是来发布会旁听的,谁料到,在答记者问的环节,台上的关渭贞冷不丁将记者提给她的一个问题丢给了台下的张洁雯:“比赛会不会请明星,包括一些国手来参与推广?这个问题可以问问我们的奥运冠军张洁雯,她现在是我们的中心副主任,也在这个赛事中做策划工作,跟很多国家队队员很熟,所以应该请她来回答。”毫无准备的张洁雯一下就紧张了,她有点忸怩地接过了麦克风站起身来,张口不是回答问题,而是先感谢领导:“感谢领导对我的信任,让我做这项比赛的策划工作……”

一道坎 不会说话

自2009年全运会后正式退役,张洁雯在广州羽毛球管理中心副主任这一位置上待了已经一年多,这名新官直到现在仍感觉,这份工作最难的地方是她“不会说话”。“所以我很佩服关渭贞副局长,还有我们的中心主任林燕芬,她们都是运动员出身,退役后转型做政府行政工作,但你每次开会就会觉得她们特别会说话,以前我不会留意、不会有这种感觉的,现在不一样了,我每次开会都会特别认真听,特崇拜的样子,心里面想‘我要向她们好好学习’。”张洁雯一边说,一边露出小粉丝一样的眼神。

中心副主任是一份“每天都很忙,但每天都不知道忙些什么”的工作,尤其在广州市羽毛球管理中心那样小的单位。“我不是像下面其他部门的同事那样每天要打多少份文件,也不像传统意义上的领导那样每天要写多少份报告、签多少个名,我每天的工作就是负责沟通,上面有指令下来我负责传达,下面的队员有问题我负责向上汇报。”小至队里面每个运动员的入队注册、退役、户口转移等手续办理,大至与国家队方面的领导、教练和队员联络沟通,一系列琐碎的事都在张洁雯工作范畴,“当运动员的时候我不知道,我们的背后会有那么多琐琐碎碎的事情要人去办,以前以为领队就是来看看训练的,现在才知道还要负责那么多麻烦事。”

开会,是每个做行政工作的人的必修课。“我不太害怕开会,可能因为我本身不是一个坐不住的人。”还是运动员的时候,国家队每逢过年都会给队员一天半的休息假期,在那个时候,张洁雯已练就了宅在房间里一天半不出门的本领。“而且,按我目前这个职位的级别,还没有到经常去听报告的那种地步,我们开的一般都是内部行政会议,说一些比较实在的事情,关乎中心具体事务,所以不像那种听报告的会议那样催眠。”

能让张洁雯害怕的,大概是像“市长杯”羽毛球赛发布会那样的情景,一直强调自己“不会说话”的张洁雯最怕领导在开会时让她“说几句”,“可能运动员的性格都这样,比较实在直白,有什么都是几句话简单明了地说完。我真的不会像一些领导那样,说‘说几句’就能说上一个小时。”于是每次遇到领导让她“说几句”,张洁雯总是条件反射地露出无助的神情:“我能不能不说?”

但无论如何“不会说话”,她仍然是个奥运冠军、是中心副主任,有时候,领导特意给张洁雯锻炼的机会,让她当会议的主持人。“那时候我就特别紧张,开会前去翻了很多资料、看很多文件,自己正儿八经地拟出一条稿,你知道我们当运动员的写作水平不高,也不像一直从基层做上来的行政人员那样熟悉套路,写一篇稿是很困难的,要花很多时间。”在内部行政会议上当主持人,还不是拟了稿照着念就可以,“要先有一个开篇,介绍会议的内容和议程,再介绍领导上台讲话,我开始以为一般都是一个领导说完,就介绍下一个领导出来说,后来才发现不是这样的,领导讲话的时候你要很认真地听和做记录,因为他讲完以后,你还要简要地总结一遍他说过的内容,然后再过渡到下一项议程。整个会议你就那样绷得紧紧的,脑子一直在转,想下一步我要说什么。”

小心思 补偿童年

最新资讯